江南美文,江南小說網

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襲H,浪蕩的軍妓h

0

怎么會有人看起來像個小家伙呢?

然而,他相信他的人民不會輕易撒謊??磥斫裉斓耐聿鸵欢〞晒?。

沈榮徹的心里突然閃過一絲煩躁,他總覺得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制。

更重要的是,這是很多事情,他是游戲中的一員。

這種感覺很不好,讓他覺得自己在控制別人,而不是控制別人。

這對一向高人一等的沈榮徹來說確實不容易,但他還是努力接受了。

因為盡管有各種盛況,他只是一個人。

他現在想見到自己,一個長得和小家伙一模一樣的女人。

他們看起來完全一樣,這表明他們很有可能是血緣關系。

沈榮徹早到了十分鐘。

在露脊鯨餐廳。

這一家人確實奇跡般地經過,連沈榮徹的私人號碼都能在這里找到。

但是沈榮徹并不在乎這個,他現在渴望看到的,只是這個女人。

“車曉,你來得真早?!?

鯨魚微笑著走向他。

"因為資歷關系,我可以叫你車曉嗎?"

沈榮徹斬釘截鐵地說:“這是你的選擇?!?

她可以叫她喜歡的,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允許。

“我知道你姐姐的名字嗎?”

沈榮徹開門見山。

鯨魚勾唇后,“你對我妹妹感興趣嗎?你為什么喜歡大一點的孩子?”

沈榮徹白了鯨魚一眼。

“大尾鯨的主席,對嗎?”

只有那時,沈榮徹才明白現在的后市集團,是侯景掌權。

“為什么?”

鯨魚仍然笑著說。

“你有時很愛管閑事?!?

“那你叫她做什么?”

“別問了,別問了,就讓人出去吧。呆在黑暗中是沒有意義的?!?

原來,沈榮徹早就發現了躲在暗處的侯娟。

鯨后很驚訝,隨即松了口氣一笑,沈榮徹果然聰明!

“出來吧,你還需要車曉嗎?”

不一會兒,一個女人從黑暗中走了出來。沈榮徹看見她,站著不動。

這只是一個雕刻出來的模子!

她看起來很像那個小家伙。

該死,按照這個女人的年齡,不可能有這么小的孩子吧?

玉笙到底在干什么?

到這個時候,沈榮徹還沒有意識到他和那個小家伙的關系。

更沒意識到他在那個叫杜鵑的女人面前舉。

“為什么,你不想見我嗎?”

杜宇笑著問道。

沈榮徹回過神來。

“我可以拿你的一根頭發嗎?”

沈榮徹直接請求道。

眾人都站在原地,沒想到沈榮徹這么干脆。

只有胡安欣賞的看著沈榮徹后,心里竊喜,不愧是她的兒子!

“不,”侯娟笑著說。

“恐怕你不會被允許?!?

沈榮徹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把匕首。他直接抓住夜鶯,迅速剪掉了一縷頭發。

?
今日股票新闻